快好知 kuaihz訂閱觀點

 

Apple Pay繁華之外潛藏的危機

這兩天,朋友圈、微博、公眾號都在狂刷Apple Pay入華的消息,大有眾星捧月之勢,蘋果的產品有如此的號召力著實令人震撼。中國有句老話叫居安思危未雨綢繆,繁華之外,我似乎看到了潛藏的危機正在悄然逼近。加上中國移動互聯網大潮吹枯拉朽式的快節奏革命形勢,蘋果支付的危機顯得更加緊迫。

Apple Pay支付便捷,但是技術門檻并不高

Apple Pay支付著實便捷,經測試,其支付時長大概在2—4秒,這一切主要得益于兩點:近場通訊技術(NFC)和指紋識別技術。但這兩種技術門檻相當低,對于安卓陣營的廠商而言,配置這種支付模式早已不是什么難事。而且,三星和支付寶從2014年就開始合作布局這種近場支付方式了。

支付行業沒有實質的革新

Apple Pay只是用了更為高效的通訊技術替代了接觸式的磁卡,其刷卡的本質并沒有變。商家要接入Apple Pay就必須升級pos設備,這也將導致商家的運營成本增加。而支付寶微信等支付不同,他們跳過了銀行系統內部結算+清算的制度壁壘,利用分布在各銀行間的企業資金賬戶實現了更為低成本的U型管式的資金管理模式,有效降低了跨行轉賬帶來的資金流轉費用。所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具備銀聯沒有的優勢,而且可以讓利于民,用戶可以享受到轉賬0費用甚至可以獲得更多的補貼,商戶也享受到了低手續費好處,這種模式切實改善了整個支付鏈生態,令人稱道(銀行看到這里已老淚縱橫……)。

Apple Pay對支付場景沒有掌控力,微信和支付寶對場景布局更加深入

場景對于用戶習慣的塑造有著最為直接的控制力,阿里在支付領域深耕多年,已經在自家產業鏈內外建立了一套比較完備的支付體系,微信近兩年從社交領域切入,依托強勢流量和資金優勢,在用戶生活的場景中也建立了一定的主導權。他們不但給出了消費的渠道和出口,更給出了消費的理由。反觀Apple Pay,僅僅是提供了眾多支付渠道的一種,天花板明顯。

沒有優惠,沒有補貼,運營能力不如本土企業強

支付寶與微信都備受市場和資本喜愛,本身就財大氣粗,補貼已是家常便飯。再加上二者都是本土企業,更加了解中國人的生活習性。所以外來的這個和尚的經其實并不好念。雖然有些銀行和商家自愿為Apple Pay補貼與造勢,那只不過是他們想借勢營銷罷了,終究不會長久。雖然蘋果以后也可以與這些銀行及商家合作,通過補貼快速獲得市場份額,但是,這種強推的方式只能是拆墻補墻,因為蘋果并沒有商業模式上的優勢能夠填補這塊的虧損(除非倒賣用戶數據,哈啊哈,抱歉,有點兒反社會傾向)

用戶卡里沒錢了

近幾年來,各種寶寶們已將用戶儲蓄卡里的活期賬戶洗劫一空,可以預見Apple Pay常用消費更多的是信用卡(即便是儲蓄卡也基本以小額支付居多)。對于信用卡這塊,支付寶們也并不著急,因為它們早已啟動了虛擬信用卡計劃。要不了多久,我們手里的信用卡將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虛擬信用卡,花唄和白條就是最直接的例證。 彈盡糧絕的Apple Pay該何去何從呢?

高處不勝寒,覆蓋范圍有限

Apple Pay支付僅僅局限于接通銀聯系統且開通閃付或具備NFC功設備的商家,對商家來講接入門檻相對較高,所以覆蓋范圍有限。二維碼技術雖不算高效,但其使用門檻更低,覆蓋范圍將更廣,所以有其獨到的優勢。 生活中的支付場景是非?,嵥榈?,我們并不總是與具備閃付pos的商家打交道,我們生活其中的還有小商小販,他們可以說是支付生態構建的最后一公里。這最后一公里看似微不足道,但左右著用戶支付習慣養成。

競爭對手緊追不舍,并有技術革新

除了阿里和騰訊,蘋果面對的直接競爭者還有華為、小米和三星等手機廠商。華為三星的布局與蘋果類似,都坐擁著海量的用戶,都在可穿戴設備領域有一定的影響。而三星研發的MST技術更是一種革命,它使得商家可以無須更換pos設備便可完成手機支付。

除此之外,但中國的通訊運營商們也不甘人后,中國移動早在6年前就已經開始布局移動支付了,只是當時并不具備還沒有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所以計劃擱淺。但在NFC技術相當普及的今天,中國運營商們的手機錢包是時候要火一把了。

成也iPhone,敗也iPhone

據統計,在中國蘋果設備的市場份額大概維持在30%左右(talkingdata數據為29%),隨著iPhone6s出貨量的驟減以及華為小米等國產手機廠商的攻勢加劇,此份額正逐漸減少。按照蘋果的風格,Apple Pay將依附iPhone存在并將始終依附。所以iPhone的成敗也會決定著Apple Pay的命運。庫克正在帶領蘋果走向平庸,只要我們大膽一些,不能否認蘋果可能會出現摩托黑莓HTC等的命運。

生物識別技術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有待考證

出于對封閉系統和蘋果品牌本能的信任,我們往往選擇性地忽略指紋技術本身帶來的風險。但是,生物識別技術本身事實上并不完美,指紋支付不可能完全可靠。根據公安部等部門的統計,指紋無法識別的概率大概在3%到5%左右,也就是說最多會有5%的用戶是天生無法使用指紋支付的。而且指紋支付也會受周圍環境(空氣質量、溫度、濕度等)、手指表皮狀況等因素的影響而出現無法識別的情況。

曾幾何時,指紋打卡設備在辦公室考勤領域大受追捧,這種打卡機制表面上杜絕了代打卡的風險,但是別忘了這個世界還有一個神奇的物種,那就是萬能的淘寶。淘寶上很快就出現了高仿指紋的“指膜”,識別通過率大概在80%左右,而且物美價廉,童叟無欺。雖然由于管控的原因這些商家隱匿了,但是還是可以看出,生物技術本身是有風險的。

我們生活在數字時代,生物識別技術也只是數字時代的衍生物,數字安全本身就是一個永恒的話題,我們無法做到網絡上所有的數據都是安全的,也做不到所有的監控措施都是充分的和可靠的,更做不到所有的信息安全機制都是無懈可擊的。網絡的世界有一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黑客,是不會被打敗的,它將永遠如影隨形!

人心和社會問題

對于新興事物,用戶始終會分為三種:一種是激進的專家用戶,喜歡嘗鮮,有一種吃螃蟹之后隨時準備炫耀的快感。一種是搖擺的普通用戶,喜歡跟隨,看到別人吃螃蟹之后先觀察,確定專家們沒有口吐白沫七竅流血之后才亦步亦趨地開始接觸、了解、使用新事物。一種是純粹的小白用戶,他們無欲無求,知足常樂,對新興事物并不感冒。Apple Pay需要教育占據大多數的普通用戶,通過各種維度反復進行正向意識流的強化。

當然,壞消息的帶來的破壞力要遠大于等量級的好消息產生的建設性。在用戶習慣養成之前,靠正向意識流的植入建立起來的信任可以說是相當脆弱的。隨隨便便一條負面新聞就能讓這種信任感蕩然無存。

若再腦洞大開一點,這種新事物很可能會助長經濟類犯罪的發生。以搶劫犯罪為例,以前的搶劫犯在控制受害者時強迫其交出現金和銀行卡,并脅迫其說出密碼,然后去附近的銀行取現,整個過程相當漫長,且大大增加了其暴露幾率。這種顧慮,使得很多犯罪人束手止步。但是指紋支付可以打消這種顧慮,使得犯罪的投入產出比顯得更高,搶劫過程也更有效率。搶劫犯在劫持受害者時無需再與受害者理論,而直接抄起受害者的手摁下指紋轉賬了事(受害者反抗還可能有斷手的風險,太可怕了)。從犯罪學的角度來說,指紋支付事實上營造了一個對犯罪人來說更為低成本的犯罪場,即降低了犯罪人與被害者的互動成本,又壓縮了侵害行為的時空條件,提升了犯罪得手的概率。由此帶來的社會影響政府和企業恐怕也不得不重視吧。

有點兒危言聳聽了,簡單結束吧。Apple Pay前行的路上必然困難重重,苦心志勞筋骨的事情必然常伴左右。支付寶和騰訊統治了中國近9成的支付市場,除非出現上帝之手的大人物出現,Apple Pay取代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面對惡劣的市場環境和創業黃金時代的大背景下,蘋果支付要想立于不敗之地,需要和多方合作共贏,齊頭并進,尤其是和微信與支付寶在商業模式和社會資源上進行深度合作。

本站資源來自互聯網,僅供學習,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敬請諒解!
搜索建議:潛藏  潛藏詞條  繁華  繁華詞條  之外  之外詞條  危機  危機詞條  Apple  Apple詞條  
產品

 產品進階 | 產品經理所說的需求...

互聯網時代,似乎每個人都在談需求,剛需,痛點,那到底什么是需求,需求哪里來,怎么管理,怎么做等等。這些關于需求的問題貫穿著產品的每一天,每天忙忙碌碌的圍著它們打...(展開)

日韩不遮挡毛片免费,欧美一级黄深夜影院,黄片av啊啊啊不要啊,色色色色永久视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