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

29歲的情人節(第八章)

第八章

  廖大期和巴娜娜來到南部某安養院。

  這里極度的安靜,一種不自然的寧靜。

  他們穿過花團錦簇的花園,那里出現了三三兩兩的老人,老人們大都沉默不語,有些甚至露出呆滯的眼神。

  「他們怎么……這么安靜?」巴娜娜很訝異。

  「這里待的大多是失智老人?!沽未笃谡f。

  失智老人?

  這么說來,廖大期的爸爸……

  巴娜娜不禁低下頭來沉思著。

  經院方工作人員的指示,他們倆來到一間交誼廳。寬敞的交誼廳里,老人或坐或半臥,各自守著自己的一方世界。

  廖大期眼光在這些人身上搜尋著,接著他的眼睛一亮?!杆谀抢?!」

  巴娜娜順著廖大期的眼光看過去,有位老先生倚在窗邊不知在看什么。

  廖大期朝著老先生的位置走去,巴娜娜隨即緊跟在後。

  「爸?!沽未笃趯χ舷壬爸?。

  原來這位老先生就是廖父。

  巴娜娜仔細端詳著廖父,他有著一頭灰白的頭發、一張還算紅潤的臉,如果撇開他的眼神不說,他的身體其實還滿硬朗的。

  當他聽見廖大期喊他時,他抬起眼說:「你是誰?我好像不認識你?!?/p>

  老人的眼神有點散漫,不太能專注。他一邊說著,眼光隨即移到別處去了。

  雖然廖大期沒再說話,但巴娜娜能體會他現在的心情。

  她伸手去握著他的手。

  這突如其來的一握,讓廖大期不禁一怔。

  巴娜娜靠近他耳邊輕聲說著:「別擔心,至少伯父的身體狀況還不錯?!?/p>

  「嗯?!沽未笃诰o緊握著巴娜娜的手。

  巴娜娜的手很溫暖,讓人很安心。

  如果可以,廖大期真想這樣一直握著不放。

  巴娜娜看著他?!肝铱梢哉埬惆謬L嘗我的地瓜粥了嗎?」

  她示意他該放手了。

  廖大期這才會意的放開手。

  「老伯伯,吃點心嘍?!拱湍饶葘α胃刚f。

  廖父一聽是吃點心,馬上眼睛一亮,乖乖的坐下來。

  巴娜娜看他這模樣,不禁笑了。

  是啊,俗語說:「老小,老小」,老人和小孩其實都是一個樣的。

  廖父又開口說話了?!附裉炷憬o我準備什么點心???」

  巴娜娜打開保溫盒的蓋子?!改阕钕矚g吃的地瓜粥?!?/p>

  「是地瓜粥??!是啊,我最喜歡吃地瓜粥了?!沽胃刚f。

  他沒忘記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

  巴娜娜和廖大期相視而笑。

  保溫的效果還不錯,只見地瓜粥還冒著熱氣。

  巴娜娜將盒蓋倒過來正好成了一個碗,她舀了滿滿一碗地瓜粥端給廖父。

  廖父早已在一旁吞著口水了,一接過粥立刻大口大口地吃著。

  「老伯伯,慢慢吃,吃完了這里還有?!?/p>

  巴娜娜看著廖父狼吞虎咽的模樣,心想:這樣子還真像廖大期呢!果然是父子,吃起東西來都是一個樣。巴娜娜笑了出來。

  「你在笑什么?」廖大期瞅著巴娜娜。

  「你爸跟你很像?!?/p>

  「不,應該說我和我爸很像?!沽未笃诩m正她。

  巴娜娜瞅了廖大期一眼。

  這時廖大期臉上又出現他的「招牌」表情,巴娜娜一看就知道,這家伙準是又餓了。

  「我可警告你喔,這粥是特地為你爸熬的,不許你和他搶著吃?!?/p>

  「知道啦!」他接著揉著肚子,表情痛苦?!负灭I喔!」

  「年輕人忍一忍就好了?!拱湍饶纫桓遍L輩的口吻。

  「如果我餓昏了,那怎么辦?」

  「沒關系,我背你回去?!拱湍饶入S口敷衍。

  廖大期卻當真了?!改憧梢f話算話喔!」

  巴娜娜不置可否,她算準廖大期不會來真的。

  廖父吃了一碗又一碗,直到肚子再也撐不下了。

  「啊,好吃,好吃!和我老伴兒煮的粥味道一模一樣?!沽胃刚f。

  廖大期一聽,眼睛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

  廖父接著說:「等我可以回家了,我一定要再吃她煮的粥?!?/p>

  聽到這句話,廖大期又跌落失望的深淵。

  因為,廖大期的母親多年以前就過世了。

  廖父的記憶還停留在廖母過世前的那段時間。

  看廖大期這樣,巴娜娜趕緊對廖父說:「那我記得了,以後都會準備地瓜粥給你?!?/p>

  「好哇好哇!」廖父很開心、很滿足。

  廖大期看著父親笑得這樣開心,他的心情也跟著好轉了些。

  就這樣,他們離開安養院時臉上都掛滿了笑容。

  雖說老人再也認不得自己的兒子,然而看他這樣精神飽滿、身體硬朗,廖大期也覺得很欣慰。

  是??!下次當然還要帶著熱騰騰的地瓜粥來。

  ***   ***   ***   ***   ***   ***   ***   ***

  走出安養院大門。

  「好餓喔!」廖大期蹲在地上,不肯起來。

  巴娜娜瞅了他一眼,心想:這家伙果然狡猾,竟然真的使詐!

  「說好了,你得背我?!沽未笃谡f。

  這里雖說離車站不遠,但也有一段路。

  「『鬼』才和你說好了。懶鬼,起來!」巴娜娜很兇。

  她才說完,伸手拉著廖大期的手轉身就走。

  廖大期竟也不反抗,乖乖的跟著她走,但是卻將她的手緊握著不放。

  「喂,你干嘛?放手啦!」巴娜娜想掙脫,廖大期卻握得更緊。

  「哎呀,是誰先握誰的手???放手可以,不過你得背我去找『食物』?!沽未笃谡f。

  巴娜娜瞪著他。

  這心機重的家伙。

  算了!

  握手就握手吧。

  誰怕誰?

  不過,為何廖大期要這樣握著她的手呢?

  巴娜娜只覺得他真是個奇怪的家伙!

  而一旁的廖大期心里正樂著呢。

  他的手握著她的手。

  為什么要這樣握著巴娜娜的手呢?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是單純的想握她的手。

  很溫暖、很安心。

  真好!

  就這樣一直走到世界的盡頭吧。

  即使餓肚子也甘愿。

  ***   ***   ***   ***   ***   ***   ***   ***

  回程的火車上。

  他們倆買了便當在車上吃。

  「我最喜歡吃車站賣的便當了?!拱湍饶日f。

  「嗯,我也一樣?!沽未笃谡f。

  「啊,真看不出來,你也會喜歡車站的便當?!?/p>

  「怎么?難不成我是外星人?我也和平常人一樣啊?!?/p>

  「呃,我以為像你這樣一位公司負責人,應該沒什么機會吃到這種平價的便當才是?!拱湍饶日f。

  廖大期對巴娜娜的話不以為意,他接著說:「我尤其喜歡那一片薄薄的黃蘿卜?!?/p>

  「這樣啊,那我的黃蘿卜給你?!拱湍饶日f著立刻夾了一塊蘿卜放進廖大期的便當里。

  廖大期覺得很窩心?!改悄憔蜎]蘿卜可吃了?!?/p>

  「沒關系,我還有其它的菜呀。你看,這個鹵蛋鹵得特別香,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拱湍饶日f著立刻晈了一口鹵蛋。

  廖大期突然一本正經的說:「巴娜娜,你真的是一位很好的朋友,當你的朋友一定很幸福?!?/p>

  「怎么?才一片小小的蘿卜就把你賄賂了?你突然這樣夸我,我會不好意思的?!顾蛉ぶf。

  「我說的是真心話?!?/p>

  廖大期一本正經的樣子,反而讓巴娜娜不知該怎么接話。

  她很快的岔開話題?!肝艺f廖大期先生,既然你老爸那么喜歡地瓜粥,以後你就常去看他嘛。說不定你多去個幾次,他就會慢慢記起和你有關的事?!?/p>

  廖大期沒搭話,他默默地將空的便當盒蓋上。

  「啊,是不是我哪里說錯了?那我跟你說對不起啦?!拱湍饶纫詾榱未笃谏鷼饬?。

  「喔,不是。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沽未笃谡f。

  「以前的事?」

  「你一定看不出來我以前是個窮小子吧?」

  「???」巴娜娜看著廖大期,沒說什么。

  「我們家以前很窮?!沽未笃谡f?!改阆嘈庞腥丝忌辖ㄖ袇s不想讀嗎?我就曾經不想讀。那一年我考上了建中,可是我爸卻非常煩惱,因為以打零工為業的他,每個月的收入才一萬元出頭,加上外面還欠人家幾十萬元的債務。那僅有的收入用來還債都不夠了,哪有多余的錢讓我繳學費呢?」

  「後來呢?」

  「最後還是左鄰右舍幫忙湊了錢,才讓我順利入學?!?/p>

  「是啊,這么多人幫你,就是希望你完成夢想,如果你先向大環境低頭了,那怎么可以呢?」巴娜娜說。

  「是啊,我也曾經有過夢想的?!沽未笃谟挠牡恼f著。

  「???」

  「我和你一樣對繪畫很有興趣?!?/p>

  「哦,原來你和我一樣希望將來開個人畫展?」

  「不,我想走的是應用藝術,像是設計……呃,不過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當初念高中已經是我的極限,我知道再繼續念會讓我爸的負擔更大,所以高中一畢業,我就放棄繼續升學。我想趕快找一份工作替我爸減輕負擔,所以退伍之後我努力的工作存了一筆錢,然後再向朋友借了一些,加起來就是一筆可觀的資金。於是我用這筆資金成立了期盛?!?/p>

  「喔?!?/p>

  「或許是老天爺看見我的努力了吧,期盛的業績直線上升,而我廖大期也終於擺脫了貧窮?!?/p>

  「聽起來是很完美的『結局』?!拱湍饶瘸烈髦?。

  「沒錯,這一切聽來似乎很完美……然而我覺得內心深處有個東西逐漸消逝了,讓我覺得心里某處空空的?!?/p>

  「那是什么呢?」巴娜娜以手支著頭。

  「以前我不知道……」廖大期定定的看著巴娜娜?!脯F在我知道了?!?/p>

  巴娜娜還等著廖大期接著說,誰知他一臉的神秘,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將話題一轉。

  「除了繪畫,你還有其它夢想嗎?」廖大期說。

  「有哇,就是開一家小吃店?!拱湍饶日f。

  「不是已經開了嗎?」廖大期指的是巴驕小吃店。

  「那不一樣。我夢想中的小吃店要照我喜歡的意思去設計?!?/p>

  「哦,說來聽聽看?!顾膭钏^續說下去。

  「和傳統的小吃店不一樣,我的店是現代中帶點古早味的?!?/p>

  「喂,這不是很矛盾嗎?」

  「會嗎?廖大期我真懷疑你是真的喜歡繪畫嗎,怎么一點想像力都沒有?」

  「是你說得太籠統了嘛!」

  「倒怪起我來了?好啦,我再說清楚一點。店內的主設計采西方流暢的結構,而店內的擺設則是臺灣鄉村傳統風格。這樣整體看起來既大方又不失人情味,我要的就是這種店?!?/p>

  「好像很有意思。那店名呢?」廖大期又問。

  「店名我倒不是那么在意?!拱湍饶日f。

  她興致一來,索性開始「設計」起來。

  「我比較堅持的是,店里的主色系一定要是藍、白兩色,再加上任何一種暖色系做調和?!?/p>

  「嗯,還有呢?」

  「還有還有,店里一定要掛我的畫?!?/p>

  「個人畫展?」

  「哇,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耶!一下子兩個夢想同時完成。嗯,我會朝這個方向努力的?!顾哉Z著。

  然後他們誰也沒再說話,各自想著心事。

  沒多久,巴娜娜忽然打起瞌睡。

  她的頭一直搖來晃去,三番兩次撞到車窗。

  廖大期看她又要撞上了,反射性的伸出手臂將巴娜娜一攬,竟將她攬進自己的懷里。他本想將她推回去,見她睡得正熟,於心不忍,只好任她的臉埋進自己的懷里。

  她的頭發摩挲著他的下巴。

  他聞到她那淡淡的發香。

  她的五官很細致,高高的鼻、長長的睫毛。

  她的上嘴唇薄薄的,下唇則是豐厚飽滿,嘴角的線條很有個性。

  她的耳朵緊貼他的心房,像在傾聽什么。

  如此可愛,又美麗得教人發狂……

  他已經想不起來,這個女子究竟是如何掉入他的懷里的?

  廖大期的心臟不禁怦怦怦愈跳愈快。

  不知道巴娜娜在睡夢中會不會聽到他的心跳聲呢?

  ***   ***   ***   ***   ***   ***   ***   ***

  火車來到他們的城市時,四周已經是燈火通明的夜晚了。

  他開車送她回店里。

  車子在小吃店前停下。

  巴娜娜開了車門下車。

  他突然叫住她?!赴湍饶??!?/p>

  「嗯?」巴娜娜回過頭來。

  「你曾經遇過這樣的經驗嗎?呃,就是……比你年輕的人向你告白?」廖大期突然說。

  「怎么這么問?難不成……你想追我?」巴娜娜打趣著說。

  「呃,我只是隨口問問罷了?!沽未笃诔烈髁艘幌掠旨恿艘痪??!付以趺纯赡苣??你是鳳凰,而我是烏鴉,再怎么樣我也配不上你?!?/p>

  這是他的真心話。

  巴娜娜聽了這話,反而不知道該怎么接話,當下怔在那里。

  廖大期也是一怔。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兩人都是一陣尷尬。

  還好,夜色將兩人尷尬的臉色隱藏得不露痕跡。

  「沒事了?那……我可以走了?」巴娜娜說。

  「嗯。再見?!沽未笃陟o靜的看著她。

  「你不走?」

  「我看著你進去再走?!?/p>

  巴娜娜不置可否,快步的走進店里。

  她不敢回頭。

  一顆心怦怦的跳個不停。

本站資源來自互聯網,僅供學習,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敬請諒解!
搜索建議:29歲的情人節  情人節  情人節詞條  29歲的情人節詞條  
小說小小說

 極品旅游(幽默微小說)

 歐陽青要老婆陳金陪他去進行極品山地旅游,陳金表示反對,他就吵鬧不休,并說要離婚,陳金只得依從?! 〉谝惶?,歐陽青和陳金隨旅游團來到一個美麗山村,適逢陽春,油菜...(展開)

小說

 野 嶺 異 夢

   序  本篇由苦難相依的兩個家庭開始,兩個年齡相仿的異姓兄弟迫于生計,一個上山學道,經不住俗世的搔擾,哽聲吞淚地離開了師傅,而面對的卻是一場刻骨銘心的磨礪…...(展開)

小說

 行走在路上(4)

   這是一整排二層樓商業房,下面一層是店面,上面一層是店主的住房,下面總共有六間店面,但只開了四家店,一家叫‘好再來’的湘菜館和一家叫‘利來百貨’的南雜店,它...(展開)

日韩不遮挡毛片免费,欧美一级黄深夜影院,黄片av啊啊啊不要啊,色色色色永久视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