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

周立:全球視野中的中國糧食問題

  美國農場調查與《美國的糧食政治與糧食武器》寫作的余話

  全球糧價上漲已牽動國人的心,這不僅關系到普通老百姓飯桌,更關系到國家未來的農業發展戰略。這幾年,在農村基層調查中,農民們常告訴我,這年頭種什么,什么不賺錢;養什么,什么不賺錢。青壯年人出門打工,實在是因為那塊已經生養他們多少輩子的土地,已無法繼續養活一家人后的無奈之舉。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讓“生于斯,長于斯”的土地,無法繼續承載在其上生養數千年的農民?2007年在美國的農場調查,解開了我心中的謎團。

  農業最容易被資本所拋棄,這是我在美國進行農場調查的一個深刻結論

  2006年剛到美國訪問時我想,美國的農民恐怕和中國農民的命運不一樣。因為我們腦海中的美國農民有著廣袤的土地和大型的機械,他們在政治選舉中頗有聲音,在社會生活中也頗有地位。但2007年9月我在美國中北部做農場調查時,呈現在眼前的現實改變了我的看法。

  威斯康星州的一個大型農民合作社——有機山谷(OrganicValley),是美國有機農業的著名品牌。在我訪問時,農民們告訴我,他們從居民食物消費中,得到的份額越來越少。在1910年,農民可以得到40%的食物美元(食物美元衡量每一個美元的食物消費中,食物價值的流向),上游的農業投入,會占15%,下游的食物加工與營銷,會占45%。但到了現在,農民只能得到5%。上游的投入品和下游的食物加工與營銷,都已經由少數壟斷食品集團操縱。這使得夾在中間的農民就像被一把鉗子夾住一樣。其結果就是在食物美元中,農民得到的份額越來越少。中國的農民們曾形象地形容他們自己的處境是“兩頭笑,中間叫”。沒想到,美國的農民也是如此。

  美國農民的故事讓我了解到,原來不只是中國的農民,發展中國家的農民,從全世界每人每天都要付出的龐大食物價值中,得到極其微小的一部分。作為世界現代農業樣板的美國,農民的命運也是如此。這樣的困惑,促使我不斷地在美國的調查研究中,搜集資料,并采訪食物體系的研究者、食物消費者、農業生產者以及NGO行動者,他們中的每一位,都擴展了我對食物體系的認識,漸漸向我揭示了一個不容樂觀的糧食政治與貿易圖景。在此基礎上,我形成了《美國的糧食政治與糧食武器》的調查報告。

  實際上,在市場經濟的框架下,相對于工業和服務業,以及各種新興產業,農業最容易被資本所拋棄。原因十分明顯:短時期內,農產品的供給和需求,都是相對穩定的,不可能如其他產業一樣,出現爆炸性的增長。農業是惟一一個人與自然相交換的部門。農產品的供給,主要受制于農地規模、氣候變化、生產周期等自然條件。農業滿足的,又主要是人們的食物需求,而在短時期內,人口數量是既定的,對食物的需求量,自然也是相對穩定的。所以,農業是最不容易擴張的一個部門。因此,在追逐利潤最大化的資本面前,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在各國的現代化進程中,市場失靈不斷在農業部門出現,使得農業投資常常不足。這也是發達國家對農業實施高補貼的根本原因——他們的政府在彌補市場失靈。同時,這也是發展中國家農業悲劇的根本原因,他們無力彌補這一市場失靈。一方面,他們的政府或者沒有認識到農業的基本規律,或者無力支付高補貼;另一方面,他們在面臨本國經濟的市場化,和全球農產品貿易自由化的侵襲時,漸漸喪失糧食供給的自主性。因此,農業無利潤、農民流離失所、農村凋敝,是資本在全球范圍內擴張的必然現象,所以也是發展中國家的常見現象。

  中國也正在經歷食品價格上漲的考驗。但在小麥、稻米等主要糧食品種上,相比國際價格似乎還相對穩定。我們暫時的幸運與我們還不夠“進步”有關。

  相對于這些出現悲劇的發展中國家,中國糧食生產和消費體系,還是相對獨立的。所以,在全球糧價上漲的時候,政府有能力調控糧價,能讓其保持穩定,由此,也能保持社會穩定。

  可是,中國農業的小部門化、農業產業化、糧食市場化,正在不斷地推進之中。此輪全球糧食價格上漲,中國之所以比較幸運,與我們還不夠“進步”有關,與農民們普遍還在進行自給自足的糧食生產和消費直接相關。

  但是,我們知道,伴隨10多年來農業產業化和糧食市場化的推進,農民為城市居民生產糧食的積極性,甚至消失殆盡。為自己生產糧食的農民群體,也在大幅度地減少。在這一輪的“糧食戰爭”中,中國可能還能暫時保持中立。而在食物帝國下一輪的糧食洗牌過程中,中國沒有任何理由樂觀。

  糧食價格的長期高企,也意味著糧食的下游產業(食品加工與營銷等),甚至包括生物能源成本也會不斷提高,這并不符合糧食主要輸出國的長期利益,也不符合食物帝國主導者的長期經濟利益。所以,未來三五年內,糧食價格必然還有一個下落的過程,在未來這一輪糧價洗牌過程中,中國、印度等國的小農和獨立的食物體系,可能會受到嚴重的打擊。

  實際上,中國的主要糧食價格,早已既“踏破了地板”(成本價)、又“捅破了天花板”(國際價),中國糧食價格調控,這十多年來一直沒有任何彈性空間。只是自從去年“天花板”價格大幅度上漲后,中國糧價才看起來具有競爭性。正因為這樣,當這一輪全球糧食價格上漲風潮結束后,中國糧食生產體系面臨的打擊,將是非常嚴重的。

  如何看待全球視野下的中國糧食問題

  世界的各個文明都起源于農業。糧食是維持生存的基本品。由此,各個文明都有一個立足于自給自足的糧食生產體系和本地化食物消費體系。但伴隨資本在農業領域的擴張和全球化的興起,諸多發展中國家的糧食生產和食物消費體系,被糧食武器摧毀了。

  糧食武器的作用手段,主要有兩個:一個是糧食援助,一個是農產品貿易自由化。

  糧食援助,使得許多亞非拉國家不需要,也不能夠生產糧食。原有的農地,多數轉作發達國家需要的咖啡、香蕉、香料等作物的生產。大量的農民,也在這樣的種植結構調整和土地兼并過程中,被趕出土地,流蕩在城市的邊緣。

  農產品貿易自由化,使得美國等主要糧食生產國,可以將其經過高額補貼的商品糧,低價在全球范圍內傾銷,使得其他國家的糧食生產,基本無利可圖。由此,又帶來了市場交易條件下的大規模種植結構調整和土地兼并。發展中國家的大量農民,又在市場機制的吸引下,被拽出土地,成為工業化的邊緣人群。

  失去了獨立的糧食生產體系的發展中國家,不僅在糧食上,產生了對美國的依賴。其食物體系,同樣因美國建立在廉價糧食基礎上的工業化食品體系的強大競爭力,也被美國等國家替代。在喪失了國家糧食安全和食品安全之后,這些國家更進一步喪失了國家主權,產生了對美國的政治與軍事依賴。

  中國也正在這樣的過程之中。當農業產業化、糧食市場化、農產品貿易自由化在中國大行其道的時候,我們才看到農民種什么,什么不賺錢;養什么,什么不賺錢的故事上演。當農民逐漸走向不為市場種糧食,甚至不為自己種糧食的時候,中國獨立的糧食生產體系,就開始走向瓦解。同樣,中國的本地化食物體系,也正在被替換成產業化、全球化食物體系。由此,中國糧食安全,以及食品安全,才成為十多年來世人關注的問題。

  短期看,中國不存在糧食安全問題,因為絕大部分中國人的糧食消費,還是由本國滿足的。但是,就驅動因素看,對中國糧食生產者合圍包抄的市場環境已經形成,中國也已經在農產品自由貿易的框架下,綁上了與美國比拼財力,以維持獨立糧食生產體系的戰車。中國糧食安全,在中長期就變得不容樂觀了。

  實際上,發展中國家之所以在本輪糧食價格上漲中,出現糧食危機甚至社會危機與政治動蕩,與他們失去了獨立的糧食生產體系,直接相關。因此,中國保障糧食安全的對策,是盡力維系一個自給自足的糧食生產體系,以及促進食品安全的本地化食物體系。

  受本輪糧價上漲打擊的發展中國家,已經開始采取行動,力圖恢復其糧食生產體系。我們理應采取措施,不必再走“先破壞,后建設”的老路子,十三億的中國人,也付不起這樣的代價。

 

本站資源來自互聯網,僅供學習,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敬請諒解!
搜索建議:中國  中國詞條  糧食  糧食詞條  視野  視野詞條  全球  全球詞條  問題  問題詞條  
資源經濟

 黃征學:優化國土空間開發格局

 隨著中國人口總量持續增長、工業化和城鎮化加快發展、經濟規模迅速擴張,有限國土空間面臨承載規模更大、強度更高的經濟社會活動。根據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在《國家...(展開)

資源經濟

 華生:農村土地問題何以尾大不掉

 由工業化和城市化引發的新三農問題的爭論,主要圍繞以下三個焦點:關于農用地的流轉和規模經營問題、關于農村土地的非農使用和農民離鄉進城務工。在上述三個焦點問題中,...(展開)

日韩不遮挡毛片免费,欧美一级黄深夜影院,黄片av啊啊啊不要啊,色色色色永久视频平台